当前位置:苏州都市网 > 新闻>正文
神笔绘虫草 圣手彰国粹! 中国虫草艺术大师—颜冽
发布时间:2019-12-23 23:07:58   来源:未知

醉美斋王浩发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有几千年的文化传承,特别是书画艺术文化,历史上名家辈出,争奇斗艳,百花齐放。中国绘画艺术千百年来形成了博大精深,割舍不断,代代传承的中国文化特有的情结。中国画就是中华文明的伟大象征。

近代以来中国画逐渐受到西方绘画文化的影响并融合,出现了一些大师级的人物。但是真正能把中西绘画技法融为一体并充分发挥极致者并不多,中国画是以一种以意统形的主观意识创作为主要的形式,追求的是一种“气韵”、“意趣”、“神韵”、“意象”乃至“意境”的表现;而相对于中国画的写意性,西方绘画写实性特点更为明显,以及光影的运用来客观真实的表达物体形式。

中西绘画各有所长,而真正能汲取中西绘画技法精华,运用自如的艺术家非常少见。现在就有这么一位大师级画家,一生追求白石、雪涛笔意,采国画众家之长,设彩着墨于花草;融西方素描光影之妙,写精于灵虫。融通中西,以大写意的花卉草木配以工笔草虫,工写结合,画风新颖,独树一帜,把自然界鱼虫花草表现得淋漓尽致,灵动非凡!他就是被当今称为中国虫草精神缔造者-虫草艺术大师颜冽。

颜冽,1948年出生于南京,自幼喜爱绘画,求学于南京师范大学杨云龙教授学习素描,后求学于人物画家赵绪成老师学习人物画,又求学于张文俊老师学习山水画。得益于恩师们的精心指导,加上天赋过人、勤思善悟,悉心钻研中西绘画技艺,几十年的废寝忘食,孜孜不倦的潜心探求、追索艺术,融中西绘画精华,独辟蹊径,专攻虫草,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终至大成!

上世纪 80年代颜冽多次在南京报纸上发表作品。曾参加过六省一市全国美展和市区画展,得到广泛好评,颜冽毕业于中国函授书画大学,并兼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南京分校教务主任,退休后在社区义务教学,并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其作品有当年齐白石大师、王雪涛大师的风范。其每每举行画展当天其作品皆被抢购一空,深受藏家喜爱和珍藏。他的画究竟是有何等魅力竟会如此供不应求呢?接下来就让我们欣赏一下这妙不可言的美吧,其艺术之美美在贯通中西,源于自然虫草之美,通过精细入微的表现技法,向世人展现了一幅幅精妙绝伦的艺术之美。堪称艺术珍宝!

颜冽认为,一草一木、花、鸟、鱼、虫和动物等都是有“灵性”的。这一信念在其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未曾稍减,甚至达到爱恋痴迷的地步。这一由衷的信念是一位真正艺术家的心灵感悟,是审美意趣的体现。可以说,他更多地发展了“一枝一叶总关情”、“一昆一虫皆有性”的心灵感受。如此至诚至爱,流诸笔端,自然幻化出艺术之美和盎然之灵动与生气。作品更有生命力!

其作品构思精巧,形似神俏,清新秀丽,富有笔墨情趣。创作上主张“师法自然造化而抒己虫草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融中西为我法不断创新”。画法上工写结合,虚实结合。他善于描绘鱼、虫、花、草、木及动物等自然世界里的丰富多彩和活泼生气的物象,又精于表现画家的心灵感受和动人想象。万物皆有灵性,虫草亦如此,颜冽尤善于描绘大自然中的小生命,如:蝉、蝴蝶、螳螂、蝈蝈、蟋蟀、天牛、蜻蜓、马蜂等等,栩栩如生,引人喜爱。他还善用灵巧多变的笔墨,色墨结合,以色助墨、以墨显色,在传统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画法讲求的色彩规律和光影表现,以求整体色彩对比协调,为画面增添韵律。使昆虫更具灵性和生命力。这是非常难能可贵之处!

他能准确地把握动态中的虫草,并且能在情景交融中体现出转瞬即逝的情趣。因此他的花、草、虫、鱼及动物,刻画细致入微,鲜活多姿,生动可爱,情趣盎然。摆脱了明清以来花鸟画的僵化程式,创造了清新灵妙,雅俗共赏的鲜明风格。这也是他长期融入自然,观察入微所致。

笔墨是中国画重要的元素,是国画与西画差异之所在,颜冽用神来之笔充分表现出传统国画所不能表现的东西,现代西画所不能表现的达意之美。把我们的国画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有国画意境之美亦有西画直观之妙!不能不说他的艺术风格不是一种创新之美。

在中国画中笔墨就是我们在欣赏画作时最直观的表达,颜冽以其独有的笔墨表现技法,形成了构图精巧、章法谨严、用色明快、意趣盎然的独有风格,其着色不艳,所画花卉大多用色淡雅,不求富丽而显得更加灵动、传神,作品得到了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被当代草圣林散之之子(有当代唐伯虎之称的)林筱之老先生盛赞其为:“中国虫草精神的缔造者

当代中国著名艺术评论家丹青飞狐评论颜冽的作品为“颜冽虫草 金陵一绝”,著名书法大家(原西藏书协主席)车应龙老先生看到颜冽作品后惊为天作,立刻题赠:

“云谷古稀翁,笔端出灵虫。栩栩何鲜活,造化见神功!”

其作品深受书画爱好者和收藏家的青睐,作品供不应求并形成了一种抢藏风潮。目前美国,日本,保加利亚、东南亚等国藏家都争相收藏。中国各驻外大使馆人士亦珍藏其作品。可见人们对他艺术的肯定和喜爱,现在广大藏家们已经充分认识到:要收藏就要收藏这样真正有实力、有潜力、有价值的艺术珍品。

这一切源于作品较全面地体现了颜冽所画花木草虫的艺术特征。颜冽作画从形似到神似,暗含着笔外之意、画外之境极富禅意趣味。画法上多为工中带写,写中带工,工写相衬,粗笔写意的花卉草木和细笔勾勒的昆虫动物,相互衬托,相得益彰,写实和写意并存在同一画面中,更显得生趣灵动。这是颜冽作品的特色之一。是一般画家所不具备的,也是作品的珍贵之处。

颜冽创作上主张“师法自然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融中西为我法,不断推陈创新”,善用灵巧多变的笔墨,色墨结合,以色助墨、以墨显色,在传统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画法讲求的色彩规律,以求整体色彩对比协调,为画面增添韵律。

其笔墨珍贵之处不仅在于其驾驭工具的技巧和笔墨技巧所产生的趣味,更在于这种趣味和造型的实感密切结合,意与境,虫和草表现与描写相互依存而彰显生气活力。每幅作品意境淳厚朴实、气韵灵动、雅俗共赏。颜冽最有意趣的作品乃是他的花草、鱼虫,充满着天真童趣和生命律动。既有国画之水墨神韵亦有西画之超实灵动。

颜冽的艺术技法为工笔画昆虫,精致生动,笔下蝴蝶、蜻蜓、秋蝉、蚱蜢、蟋蟀、鱼虾稚拙可爱,均以工笔写就,花草则写意挥洒。奇妙、奇趣尽收眼底。纵观作品:精工细笔不失淳朴之态,写意淋漓彰显笔墨精妙,更添勃勃生气。

盖其花木草虫,栩栩如生,自然灵动,于纸上或欢腾,或幽静,或凝思、或相斗、或嬉戏、或翔飞,一派大自然的欢乐乐章和一种自然至美景象!淋漓着胸臆之气,挥洒出笔墨愫情!

画面像大自然的进行曲,繁多而具有层次,在纸面上交融而美、在水墨中渲染而妙。然而单看每一幅,又是独立的,各自有着各自的故事,彼此对话,如交响乐的各个声部,彼此应和,演奏着生命的跌宕与妙趣。疏朗之态,笔意恬淡率真,如画面中翩然而来的蜻蜓,相斗之蟋蟀,写意而生动的花草,动静之间,令人神往。所画之物,草虫花鱼,皆平凡之物,然而画家却赋予其自然的美感,笔墨恣肆的老辣,浓淡相宜的色彩,将天真童趣与生命的律动完美融合在一起。

其笔力简朴、古拙,颜冽捕捉的正是原生态的民间生气、自然灵韵,这是整日浸泡在文人书房的文人画家难以描摹的气息,也是颜冽作为“虫草人”身上流淌出最原始的生命之气。

写意浑厚的高雅格调,又有着雅俗共赏的质地,虫儿往往给整个画面带来生机,成为一幅画的情趣奇趣之笔,灵动非常。颜冽开创性地扩展了草虫绘画的种类范围。这些种类繁多、形态各异的草虫,取材于自然,以笔墨之神运,画活了虫儿之神韵。令人在品赏之际,有着新奇、自然之感.颇有意趣。画中的自然景物,似乎与绘画融为了一体。

颜冽之作品凡是所画之虫,凡是所创之意境,都让人觉得栩如生、清丽不俗,有别具一格之感。细微之处皆是笔笔精妙、细中求变,无论是在“写工”还是“写意”上,颜冽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用笔注重粗细变化,用彩则大胆灵动,题材更是丰富多样,他通过其独有的表现技法让作品成为了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亦是颜冽虫草艺术最独特的地方。这样的艺术境界就是艺术家切身以自然为师,虫草为友的一个艺术积累过程。成竹在胸方能挥洒自如。厚积薄发才能出类拔萃!

其奇特天赋使他达到了一种自然天真,无法超越的境界。这种境界是浑然天成的,也是独具一格,是一般人难以超越的。有别于古代任何一位画虫草的画家,可以说颜冽的虫草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前人,并有他自身的独特性和独特的形成原因。他的虫草在表现形式上通融中西,别具一格。颜冽的虫草画以工笔画虫,配以写意的花卉树木,一般先画虫再画花木然后再画细足等细节部位,独创了一种新的视觉体验。工虫极工,细微程度令人瞠目结舌,惊为天作。写意草木花卉与工笔之虫形成了视觉上的极大反差,但是颜冽往往又将两者融合的极为巧妙,整幅画面既有精致又有写意,内容饱满,富有独特的意趣。,每一画中的虫都有自己独特的形态,都有着不同的动作,每一个都充满了自然天真的意趣、都感人肺腑。所绘之虫各具情态,活泼可爱,呼之欲出,触之若腾。精妙之处乃鬼斧神工般的奇妙无穷!

颜冽之所以能对草虫有如此深刻的情感.有如此生动的描绘,与他自身生活经历和态度紧密相关,颜冽从小过着“与星辰为伴,与虫草结友”的童年生活,并经常去野外捕虫饲养,养而观察其形态习性,动静跳跃,由此不断的积累为颜冽以后的艺术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瓜果蔬菜和精妙草虫创作技法,可以说目前中国无人能及。他把现实生活中的所见大部分作为了艺术创作的绝对原型,所作之画展现了他在这一方面无人可媲的,独特的艺术天赋。

艺术的质朴之情。从颜冽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其细膩严谨且赋予变化是他虫草的又一独特之处。他对昆虫细腻的观察,眼力与态度的高度,刻画入微略见一斑。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颜冽的虫草绘画中流露出的真挚感情,源于他特有的天赋与细腻的观察,他的草虫都有活灵活现之感:蜻蜓之翅膀如薄纱轻展,,仿佛生动到要飞出画面,似能在静态的画中飞跃,知了翼翅明透,头角锃亮,若静若动,似乎可闻蝉鸣之声。

颜冽一直重于揣摩运笔构画,在画中他所画花卉草木仿佛只是起到了一个衬托的作用,,虫草与花木的布局突显出一种安静,却赋予生机的氛围,观赏者不禁将注意力集中在有灵性和生气的草虫之上,在众多作品中,虽看似以花卉为主,实则却是为草虫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画面氛围也因草虫的存在而陡然增添了情趣,令绘画风格独具一格异于常人。

颜冽一生的经历和艺术上的追求,还有他对绘画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勤而精进,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能把中西绘画技艺融合在一起来创作草虫的艺术家,而且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的草虫世界就是他的艺木生涯、也就是他生命追求的全部!神笔绘虫草,圣手彰国粹!传承国粹、创造艺术,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情怀,中国虫草精神缔造者—艺术大师颜冽用其独有之神笔,表现出的自然和谐之美,正逐步向世人呈现出其精妙绝伦的虫草艺术世界!更为中国整个绘画史添了一笔最有生机的色彩!